联系我们

易明心理网 西山工作室

北京医易艺信息咨询中心

电 话:13718992622
E-mail:jack2112@126.com
Q Q:66163793
微信:westenhill-rainpapa
微信公众号:www-ymxl-net
支付宝:westenhill@126.com
账 号:6222370025261435
开户行:工行牡丹卡中心
户名:颜浩

主页 > 心理咨询 > 团体九宫剧场分享 > 蓑衣

蓑衣

时间:2019-03-21  点击:

    婧(化名)是一个长相姣好的少妇,在我的团体解梦工作坊中第一天显得沉默。第二天的上午我在征求志愿个案的时候,看出来她欲言又止,此时,其他成员表达了成为个案的愿望,她失去了这个机会。上午结束时她来找我,想述说她隔夜的梦境,我告诉她最好下午再分享,尊重午休设置。看得出来,她有些焦虑和压抑。我同时注意到她双手和胸部均有大量色素斑点的体征,显得异常,但远看看不出来。

 

1、续梦

 

    下午,在团体分享上午个案的体验和收获之后,等待很久的婧终于得到机会。她却并不说梦,而是向团体介绍自己的家庭背景,小时候大部分时间,四姐弟在家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,父母外出做生意。四姐弟中三个姐姐一个小弟弟,婧排行老二。接着就开始了自我分析和解释,认为这是她人际疏离感、孤独感的根源。我插空接过话,肯定了她介绍这些背景资料可以帮助大家理解她的梦,请她讲述她的梦境。(在这里,实际上我是向她的外围人格申请获得准许接近了核心人格。)她说:梦见姐姐和姐夫在前面走着,姐夫突然消失了。梦里感觉还有我和我老公,后面不记得了……。

    “仔细回忆一下,还有其他细节吗?”

    “……上午还记得的,”婧困惑而歉疚地看着我,“就记得爸爸离开了。”她意识到自己口误,愕然。

    “现实生活中姐姐似乎扮演了母亲的角色?”

    “是的,大姐在家很象妈妈,照料我们弟妹。他们俩口子现在也外出做生意,就像当年父母一样。”

    “所以,你刚才也意识到自己发生了口误。”

    “是的,我现在明白了,梦里的姐姐和姐夫代表父母。”

    “不着急,把他们作为混合角色来看吧。”我说,“从这里开始做个自由联想如何?不管你脑子里出现什么样的词汇、短语或者画面,都把它说出来。”

    “爸爸。蓝天。草原。晴朗的天空。远方。风……”

    我注意到团体的困惑和期待,因为婧的声音很轻,吐字很慢,似乎在小心地挑选词句。于是我打断了她,“接下来我们来试着想象一下后面你遗忘的部分。打个比方,好比一个盒子,里面装着什么?”

    “那是一个长方形的纸盒,淡绿色斑点的,像鞋盒,但比鞋盒要大。打开来,里面装着一件蓑衣,就是那种农村里人们下雨天穿的蓑衣。”

    “你试试,穿上感觉如何?”

    “特别扎人,”婧流露痛苦状,闭上眼睛,“扎我的手臂,扎我胸口、背上,到处都扎,……我想脱掉它!”她十分难受地喊道,但声音却很细小、艰难。她自发地想象自己在努力脱掉那件蓑衣,脸色时而苍白时而绯红,并且激动流泪。

    “这件蓑衣是你的吗?”

    “不是!是爷爷的!”

    “好的,脱下来,还给爷爷,你不需要这件蓑衣。”我支持她。

    “它好扎人噢,越脱越扎人!”婧很艰难地体验着这个过程,“我终于脱下来了,我把它丢在地上,我很讨厌这蓑衣!”

    “嗯,它让你很不舒服,虽然能遮风挡雨。”

    “爷爷来了,爷爷从地上捡起蓑衣,拍拍我的脑袋,说真是个傻丫头。然后夹着蓑衣走了。”婧忽然笑了,脸上洋溢着温暖幸福的神情,然后睁开眼睛看着我。我颔首,然后转向团体,“刚才这一段大家是否注意到了?爷爷的蓑衣不适合婧,但爷爷是喜欢婧的。”我转向婧,“现在出现了爷爷,爷爷怎样了?”

    “我在上大学的时候,爷爷去世,我没有赶回去送葬,那个晚上我独自在校园的细雨中漫步,为爷爷去世感伤,却没有落泪。我没有打伞,任凭雨水侵润自己单薄的衣衫。”这样叙述的时候,婧却流泪了。

    我轻声询问她,是否愿意我把我观察到的她的体征说出来,她同意,并补充说,父亲身上也是这样的,手和胸口有很多褐色斑点,妹妹只有手上有细小的白色斑点。其他亲人都没有。我问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,她说是青春期开始逐渐产生的,又好像是爷爷去世之后逐渐产生的。于是我向团体说明这一点,这种体征和想象中的蓑衣的扎人的感觉、校园里绵绵细雨侵润的感觉在象征层面是吻合的,表达在身体裸露的部位。我意识到婧的故事里包含着家族动力传递带来的问题,决定对蓑衣做一些探索。

    我问她,爷爷和奶奶感情好吗?她说他们吵得很厉害。但她提到爸爸妈妈感情很好,以至于爸爸几乎是忽视她这个女儿的。小时候,印象中的男人就是爷爷,很少见到爸爸。这蓑衣装在一个淡绿色斑点(又是斑点!淡绿色在情绪上连接隐含的妒忌)的比鞋盒大的盒子里,从象征意义上判断(鞋子象征婚姻和两性关系,盒子代表蕴含、包容、隐藏、拥有等),代表一种特殊的类似婚姻情感的连接,或许是祖辈婚姻中的遗憾,或许是乱伦意义上的 “神圣婚姻”——一种特别的充满情感纠葛的客体关系,因为客体对主体持融合、过多侵入或无心理界限态度而蕴含着乱伦的象征。(后来了解到爷爷经常跟孙子辈们打牌耍赖,并且敲孙子辈孩子的脑袋,很疼。嬉戏中隐藏着霸道和伤害,这会妨碍化育儿童的社会尊严感。)

 

2、演剧

 

    我请她挑选团体成员来再现梦境。挑选扮演的角色分解为:姐姐、姐夫、自己、老公、盒盖、蓑衣、盒底、爷爷,其中扮演蓑衣的老师是一位中老年女性,正好穿了一件褐色长衣。她挑选完毕,摆出的初始格局是:

图中圆圈表示团体,治疗师我在艮宫生门,本人和爷爷代表坎离相对。姐姐姐夫、自己和老公都在震宫伤门,蓑衣盒子在兑,箭头代表朝向。接着婧出人意料地将姐夫推出圈外。梦境是姐夫不知去向,但排演的时候却甚至有些粗暴地推走了事,我担心演员心里感到不舒服,但婧看上去没有觉察自己的动作。接着表演了主角打开盒子穿脱蓑衣的情节。团体成员星星观察到一个重要细节,盒底(盒盖、盒底和蓑衣均是中老年女老师扮演)将蓑衣推了一把贴近主角,这象征奶奶推动爷爷入侵孙女的心理世界,但现场没有分析。现场,蓑衣抓紧了主角的手腕,扮演婧的主角是一位大学女生,她挣脱的时候表情痛苦,脸涨红了。这部分为一个小节,图示:

  

这部分姐夫成了局外人,象征父亲在婧的成长过程中没有能起到应有的关键作用,爷爷在离宫次女位(婧为次女),占据了这个重要的地位。而姐姐、老公在整个过程中没有自发地转身观看身后发生的故事,象征母亲和先生均不知情、不了解。婧本人移动上前指导演员,爷爷侧身观看。接着,编排最后蓑衣归还一幕:

 蓑衣蹲下,爷爷进入带走蓑衣,主角相送,走向离宫,盒盖和盒底注视着,爷爷右手轻拍主角的头,左手携蓑衣,但没有离场。盒盖无意识占据中宫,象征秘密的开放。在这里梦境结束,因此我要求定格,让演员们体验当下内心,找到内心的话语,记住。

    随后,我让演员们自发运动,看看团体无意识怎样呈现婧的心理变化。经历两个阶段,首先是姐姐转身将主角从爷爷身边带开,拥抱和检查主角的躯体,似乎在看被扎伤的皮肤,再次拥抱,给与安慰。主角表现饥渴。第二阶段,姐夫冲进场内,对爷爷和蓑衣说话让他们退出去。姐姐见状,松开主角,退后靠近姐夫站立,姐夫再退,姐姐跟着退向巽宫(长女位)。主角退向离宫,向老公示意,老公动了左脚,却没有走,主角流露失望。盒盖感到自己不舒服,退向坤宫,盒底靠过去,所有角色看着婧本人,整个舞台仿佛为她腾空了,而最后一个富有深意的举动发生在蓑衣,蓑衣从场外绕行到了乾宫(父亲、祖先位)。爷爷逗留在离宫边缘,但已经无所作为。

 

至此,整个剧场停下来了。心理动力已经清晰呈现出来,蓑衣的归位象征纠结的释放,问题被解决。而空出的舞台是留给婧本人的,接下去,婧还有自己的心灵成长之路要走。

 

3、分享

 

    团体分享的时候,姐姐的扮演者许老师感觉自己既是姐姐又是妈妈,对主角感到疼惜,她是第一个采取自发行动去拥抱主角的。她的内心话语是“没事,都过去了” ,但也反馈了感觉来自主角的强烈需索和依靠。姐姐想要跟姐夫在一起,也真实地反映了婧的父母之间的紧密依恋关系。其实,这对婧自己的婚姻生活具有指导意义,但婧过去忽略了,现场的主角则表达了改变的需要。

    主角看到姐姐和姐夫在一起,也很希望老公能过来,但老公没有移动,两人相互看着,眼神中交流着。扮演老公的陆老师事后反馈说,“我觉得这一切没我的事情。我感到无趣,也没有什么作用,被忽视。所以不想过去。”婧醒悟,原来自己真的一心做心灵成长,却忽视了自己的老公,在心理学道路上“嫦娥奔月”了。其实,蓑衣的影响存在着,婚姻就会受到干扰,蓑衣的影响消退,婚姻自身的功能、夫妻情感就会复苏。

    主角反馈了挣脱蓑衣时候的痛苦,以及被爷爷拍头的时候内心的不舒服感。这映证了婧早年的感受,而婧在想象中把很疼的敲头(被欺负)自发地修改成拍头(表示喜欢),是自我修复,但付出了自尊的代价,主角予以再次呈现。

    爷爷的扮演者显得木讷、顺从,事后看来,既不象演员本身天赋的聪明机智(演员本身长相像个小男孩,虽然已经成年,这就是导致他被选中的象征连接),也不象婧提到的孩子王味道,看上去似乎没有进入角色,反馈的感受也让人没有印象。或许这就是无意识要表达的,爷爷并没有做好一个爷爷,尽到爷爷的责任。但是在婧内心,爷爷毕竟是一个亲人,是早年陪伴自己长大的重要亲人,爱和怨是交织并冲突的。综合起来,这种爱怨交织就形成为扎人的蓑衣,保护兼伤害。

    扮演蓑衣的老师自嘲地说,当时的心里话就是后悔穿了这件褐色大褂,被挑选扮演蓑衣。但在演出过程中,她的自发性表达很好,比如站在主角身后贴近主角,扣紧主角的手腕,让主角挣扎。而后面,她就感受到自己的多余,主动地退出圈外,并绕行回归到乾位。象征了无意识里这种盲目的能量回归到了本位。

    姐夫反馈的也很重要。他说他忽然感觉到自己有责任必须承担,他应该是这个格局的掌控者,应该指导别人该怎么做,所以就自发地冲进了圈内,要求爷爷和蓑衣退场。这是一个父亲的如梦初醒,也代表婧内心阿尼姆斯的力量复苏。

    盒子是一个关于隐藏和秘密的假设,对应梦境的被遗忘部分。被遗忘往往是内心选择的结果,有的时候并不是不重要,甚至相反,是更重要但难于面对的。盒盖代表梦者主动掌控的力量,开或者关,由梦者本人决定,是阳性的。盒底即容器代表梦者被动收藏的能力,代表承担和接受,是阴性的。所以盒底对蓑衣的推一把表达了梦者的无意识意愿,即蓑衣所代表的影响到此为止,今后这个盒子要清空了。而容器为坤,当蓑衣代表祖辈婚姻中的遗憾的时候,坤就连接到了奶奶。

    整个剧中呈现的家庭系统动力象征性地描述是:爷爷奶奶婚姻中的问题导致爷爷向孙辈索取情感慰籍,而父母则紧密相拥,以长期外出的方式躲开了,拒绝复制爷爷奶奶的模式。父亲的体征就仿佛一个存储器,目的是不受爷爷的影响。家庭中主要由次女承担上代传递下来的动力,代替父亲献身(排行老二,而家族期待的是小弟弟,所以无意识地感觉自己不重要,为了肯定生命的价值、表达爱而贡献自己),小女儿也有一些影响(手上白色斑点,反相)。这是我们初步得到的轮廓。真相并不重要,象征才是引起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渠道。

    最后舞台空出来,大家都看着婧,这一幕意味深长。似乎在说,今后一切都看你自己了,我们的服务到此为止。而婧目前感觉最大的收获是意识到自己在婚姻生活中忽视了丈夫,决定弥补。丈夫一向是支持自己心灵成长的。这是一个很棒的改变方向。

 

咨询规则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隐私政策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2004-2007 易明心理网 All Rights Reserved
手机: 13718992622 支付宝:westenhill@126.com 微信公众号:www-ymxl-net
账号:中国工商银行牡丹卡中心 6222 3700 2526 1435(颜浩) Email:jack2112@126.com
基本账户:中国民生银行北京昌平支行 693412269 户名:北京医易艺信息咨询中心
备案许可证:京ICP备号07006174